这种无力感,还有瞬间气消了是怎么回事?

苏墨染皱了皱眉头,到也没有继续说下去。

他看好现在这样的形式,决定来一个再接再厉。说道,“我以前确实不对,但是以后定然不会这样了。”

“没有以后了。”苏墨染干巴巴的说道。

这只是一个小插曲。便开始继续聊正事。

陆尘宣也把自己怎么知道是念大人所谓的具体过程稍微总结了一下,一句带过,“我从阿影入手,问那个便宜皇帝了。”

这句话说来轻松,看着他也是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她觉得自己都要被这样的表象给欺骗了。

想来,二皇子不过是一个过气的皇子,能够从阿影入手,找到皇帝。想来也是废了一番功夫的。

而后又去到念府斗智斗勇,应该也是九死一生。

这个人不简单,自己一直都知道。

但是现在,莫名的就觉得有些感动。难不成是因为好久没有人花心思在自己身上,所以就容易感动?

爱笑的氧气女孩天真无邪室内生活照

害怕自己的情绪流露出来被这个人拿捏得死死地。于是她憋着,什么都没有说,继续听着他的轻描淡写几句话。

当然,这期间也提到了柳年竹。即使陆尘宣提起来的时候有多不情愿,但自己说还是比小丫头事后知道要好一些。

这姑娘,最讨厌欺骗了。

没想到这两个人一直不对付,现在倒也肯合作。苏墨染想想两个十分不情愿的人在一起同进同出,就觉得有些搞笑。

不过,这柳大人待自己到也算是真心。以后,自己也把他当成朋友吧。

果真是,来到自己不熟悉的地方,倒是收获了很多不一样的惊喜。

苏墨染正在想着这些事情,此刻二号过来通传。

看了看陆尘宣身边的姑娘,有些犹豫要不要说。

他一下子就急了,说道,“我的事情便是苏丫头的事情,你要说什么当着她的面禀报就好了。”

“这……”二号收起自己的郁结之色,既然如此,希望主子不要后悔才好。道,“王爷,柳大人过来了。”

“……”陆尘宣后悔了,自己的事情还是不能事事当着这丫头的面说。

刚刚自己才给情敌说了一点好话,现在怎么的又要带她去见?娘的,怎么在自己的地盘上也这么憋屈呢?

苏墨染率先开口了,道,“柳大人,我自然要去见的,还得道谢。若是陆尘宣你没有什么重要的事,便别去了哈。”

“……”自己怎么可能不去?虽然没有啥事。跟柳年竹这种人就是话不投机半句多。

最重要的就是隔应,不能让这小子把自己未来媳妇给拐跑了。这个柳年竹心机城府又深。现在更是不知道要耍什么花样!

“我也有要事相商……”他十分无力的说道。

苏墨染奇怪的看着这人铁青的面容,说道,“既然有事就快走吧!还在这里杵着!”

于是便拽着他过来了。他一脸的视死如归的表情也不知道作谁看的!苏墨染看着就窝火。

以前总听说女子的脾性变化多端,但是这陆尘宣就像是一个女子一样磨磨唧唧。

简直就是欠收拾。

不过现在还真觉得没什么。反正自己跟这种人交流的话也是浪费表情。

于是直接攥着他衣袖过来了。

柳年竹站在外面踱步,老远就看到两人亲密的距离。以及墨染拉着那个自己最讨厌人的衣袖,着实有些嫉妒了。

但是自己什么都做不了,只好眼巴巴的看着。

心中有些许的苦涩,自己是来晚了么?

很快这两人也看到柳年竹了。苏墨染倒是态度极好。

看到他的一瞬间,就把陆尘宣丢下了,直接冲上去。

一脸担忧道,“柳大人辛苦了。可有受伤?”

因为自己通过陆尘宣简略的描述也猜的七七八八了。

看了看后面那个追上来的人,和这种人搭档也算是难为柳年竹了。偏偏还是为了救自己。

她瞬间就有一种愧疚感。

接着说道,“你的蛇毒有没有完接了?我记着我把那个磨好的药膏放在那里了。不知道你有没有找到?”

柳年竹听到这嘘寒问暖的声音,其实是有点云里雾里的。总是觉得像做梦一样。

她这么关心自己,难不成……

柳年竹直接惊讶得忘记了反应。

陆尘宣不知何时走了过来,道,“得了吧!这蛇毒早解了,不然的话也不至于现在还活蹦乱跳的。你就别瞎操心了!”

这次换苏墨染一拳头砸锅去,道,“你他娘的闭嘴。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我跟柳大人说话的时候别吓掺和。到时候你们谈要事老娘也在一旁候着,各干各的。”

“……”他什么都没有说,只是希望这个狠心的丫头能够看到自己的哀怨。

柳年竹笑了笑,这心里不知为何,还是苦涩。原来,这才是沟壑。

不过,这么多年来,自己也算是征战沙场,哪会遇到这么点挫折便抬不起头来?

这世间的事情还真没有攻克不下来的人,只要自己肯。用尽多少力气,都在所不辞。

很快调节好心情,道,“在下此番前来,便是看望墨染你的身体。如今也算是放心了。”

接着说道,“墨染你别介意,我不过是把你当成朋友。若是你觉得不好的话,我可以叫你苏姑娘的。”

苏墨染怎会在意这些零碎的琐事?再说,自己现在都把柳年竹当成是自己的朋友了。

道,“别别别,太见外了,再说我也把你当成朋友。以后想叫什么叫什么,不影响的。在说,我一个人孤独惯了,现在有你们这些朋友,我也不孤独了。”

他也是松了一口气。

道,“若是朋友,我过来宣王府找你到也可以吧。若是宣王不介意的话,我可以经常过来找你闲聊的。”

“不介意不介意。随时可以来,我还想问问你们沙场征战的法则呢!”她十分感兴趣的说道。

“……”被遗忘的宣王本人已经不知道自己想怎么样了,只是现在的心情特别复杂,但是又不敢反驳的那种。

两个人不注意陆尘宣,于是哈哈大笑,问起了苏墨染是怎么逃生的。

她也很乐意说自己的事情,娓娓道来。

此时二皇子想到了一种水果:柠檬。

Tagg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