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们的战绩虽然辉煌,但是们现在也可以去死了。”

“铮,铮,铮……”只是闾丘默霖的话还没有说完呢,岳夜手中的血琵琶的声音便又响了起来。

魔子斩自然明白岳夜的意思,当下他唇下的白玉箫也立刻响了起来。

而且……

两个人甚至都没有去做眼神交流,便直接奏响了天魔解体入魂魔音的最强音——天魔解体。

刚才用来对付异族第九皇的是天魔解体入魂魔音的第一乐章——入魂魔音。

而天魔解体入魂魔音共分两章。

所以,虽然这接连的两个敌人,是亲兄弟,可是很明显他们两个人的待遇却是相距极远。

天魔解体,一入耳。

闾丘默霖便挑了挑眉头:“有意思,倒是没有想到,在这不过一个小小的天玄大陆上,竟然还能遇到如此有意思的人。”

“呵呵,看来我弟弟死在们手上倒是一点儿也不冤呢。”

“不过,他死了,我这个做哥哥的却不能再让们活了。”

美女回到民国时美轮美奂

闾丘默霖的声音不紧不慢。

甚至还带着几分漫不经心的意味。

但是他的声音才刚刚落下,身形便已经动了。

是的,是动了,并不是凭空消失了。

可是,在中年文士,宫装美妇,大汉,还有岳夜,魔子斩五个人看来,闾丘默霖竟似凭空消失了一般。

人呢?

五个人的眼睛同时瞪大了。

岳夜与魔子斩两个人心底里大吃一惊,于是两个人自然不敢有片刻的停息。

不只是他们两个,中年文士,大汉,宫装美妇三个人也明白,此战必定是一场苦战。

可是刚才他们五个人在面对异族第九皇的时候,他们也是鏖战出来的。

虽然倒不至于灵力耗尽,可是却也差不多了。

说白了,现在的闾丘默霖根本就可以以逸代劳。

只是……

一只大手自宫装美妇的后心穿入,自她的前胸探出。

宫装美妇的动作停了下来,她缓缓地低下头去看。

那只自她前心处探出来的手掌。

虽然染了血,可是却还是可见其白晳如玉,修长而美好,骨节分明,带着力度。

不得不说,这是一只看起来十分美好的手掌。

可是现在,这只美好的手掌上,却赫赫然正握着宫装美妇的心脏。

而现在那颗心脏竟然还在跳动着。

闾丘默霖的身形出现在宫装美妇的身后,他的脸上露出了一抹残忍的微笑。

“让们可以亲眼看着自己的心脏变成碎片,这便是本皇对们的恩赐了。”

话音落。

他的大手便只是轻轻地一握。

于是那颗心跳也应声而碎。

宫装美妇甚至都没有来得及发出一声惨叫,尸体便倒在了地上。

“混蛋,老子要杀了!”

大汉怒吼着向着闾丘默霖扑来。

闾丘默霖不闪不避,他的脸上还带着那抹笑意。

就在大汉冲到他面前的时候,他只是足下轻轻一旋,人便已经绕到了大汉的身后。

于是同样的一只手,同样的部位。

大汉低头,也看到了同样一只就算是沾满了鲜血,却还是不影响其美观的手掌。

只是这一次,那只大手上握着的赫赫然却是了的心脏。

于是又一个人倒下了。

中年文士抬手抹去自己脸上的鲜血。

他其实很清楚,他就算是冲上去,也不是这位异族第九皇的对手。

可是,现在他不能退,一步也不能退。

现在的他,就算是明知道必死,也必须要向前。

双手在胸前飞快地结出一组手印。

中年文士抬头看了一眼半空中的岳夜与魔子斩两个人。

虽然他什么也没有说,可是岳夜与魔子斩两个人却很清楚,他所要表达的意思。

一切都要靠们了,我先行一步了。

这是我最后能为们做的事。

中年文士用出了他这辈子最快的速度,人才刚刚到闾丘默霖的面前,他便已经抬手将面前的人紧紧地抱住了。,

与此同时,他体内的灵力便如同炸药一般的爆炸了。

岳夜与魔子斩两个人的脸上没有丝毫波动。

他们是还活着,他们的同伴是已经倒下了。

可是现在他们没有时间去悲伤,那种奢侈的东西,不属于他们。

现在的他们唯一可以为死去的,还有活着的人做的就是竭尽自己之所能,斩杀闾丘默霖这位异族的第九皇。

也许有人会清醒地告诉他们,别想太多,那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儿。

可是就算是明知道不可能,也要做。

而且不做过,又怎么知道自己不行呢。

爆炸形成的血雾散去了。

闾丘默霖的身形再一次出现在岳夜与魔子斩两个人的面前。

当看清楚现在闾丘默霖的样子时,岳夜与魔子斩两个的眼底里都是被狠狠地震动了下。

这位堂堂的异族第九皇,全身上下居然完好无损。

而这个时候,自闾丘默霖的身后,竟然缓缓游出一条大蛇,大蛇的身上带着斑斑点点的血迹。

但是很明显,那些血迹倒并不是这条大蛇的血,那么……

就是在中年文士自爆的时候,是这条大蛇守护住了他。

而大蛇身形一动,竟化为了一个男人立在闾丘默霖。

竟然是一头可化形灵兽。

岳夜与魔子斩两人都惨笑了一下。

本来是两个打一个,便已经够艰难的了,而现在局面居然变成了两个打两个了。

虽然现在他们两个人的身形仍就停在半空中,可是却已经开始摇摇晃晃起来。

他们已经没有力气再支撑下去了。

可是,可是两个人都在不断地告诉自己,再坚持一下,再坚持一下下。

魔子斩的目光一直没有离开过闾丘默霖的身上。

他就想不明白了,为何这天魔解体,会对闾丘默霖没有作用呢。

眼底里飞快地滑过了一抹狠戾。

魔子斩唇下的箫音竟然变了。

岳夜正在拔动琴弦的手顿住了。

这,这是什么箫音,他从来没有听魔子斩提起过。

而且,而且魔子斩在教自己学习天魔解体入魂魔音时,可是对自己说过,此曲分为两章。那两章,他都非常熟悉,可是这一次魔子斩所吹的曲调,他却十分陌生。

Tagg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