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神塔第七层,面向七星天骄的战神擂台上。

沈天身穿五雷神兽甲,周身缭绕雷霆霹雳,宛如年轻神王降世。

而在他对面,赫然站着一位身形魁梧的强壮大汉,手持神斧,气势雄壮无比。

这是仙界‘天刑族’的七星天骄,最擅长神魔炼体以力破法,战斗风格霸道狂放到极致。

坦白说纵使沈天面对他时,也感受到极大的压力。

因为不论是刀砍斧劈水淹火烧,都完无法伤到他的神魔金身。

这家伙的金身显然不止经历过一次转炼,肉身的强度甚至比沈天还要高!

沈天足足使用紫霄惊天锤附带重水,疯狂砸出一百多锤,才将他硬生生给压制下去。

在沈天见过的所有同阶天骄中,这是他觉得最难缠的,简直跟开挂一样。

“天荒三十六锤——碎星锤!!!”

紫霄惊天锤上雷芒闪烁,宛如一颗星辰在坠落。

轰~!!!

绿叶小妖爱听音乐秀纯美风姿

巨大的神锤将天刑族大汉手中的巨斧崩裂,接着重重锤在他的身上。

只听见一声巨响,宛如山崩地裂般。

那天刑族大汉的身躯在神锤下,化为道道光点逸散。

“没想到七星天骄间差距这么大,这家伙的战斗力比之前那些强多了。”

收起紫霄惊天锤,沈天不由得抹了把汗。

这两天时间神霄圣主在接待各方势力,沈天也没闲着。

他一直很清楚自己虽然浑身是宝,但战斗经验跟其他天骄相比太吃亏。

于是抱着‘不蹭白不蹭’的想法,这家伙直接跑到战神塔里,白嫖起那些天骄投影。

不过叶擎苍倒也没跟他计较,反而非常耐心地指点沈天增强战斗经验。

在叶擎苍看来,沈天一身所学都很强,但是太过杂乱。

与其继续学习无敌法,不如先将这些吃透。

于是这两天在叶擎苍督促下,沈天开始加强力量掌控。

先从六星天骄开始,他以羽化仙金,与仙界‘翼神族’天骄比试速度。

以噬仙藤,与仙界‘句芒族’的天骄比试御藤之术,以重水与仙界‘海神族’比试。

以南明离火,与仙界‘祝融族’比试,以混元神雷与‘雷灵族’比试。

……

在与这些天骄的比试过程中,沈天自我封印其他力量。

只以对方的手段与之战斗切磋,力求在对方最擅长的领域,将其击溃。

结果,自然是……被吊打得很惨。

至于有多惨,沈天现在金身都被蹂躏得裂开。

估摸着最多再过三五天,他就能成功完成第一次金身转炼。

用叶擎苍这老狐狸的说法,这叫:杀不死你的,只会让你变得更强大。

当然,沈天严重怀疑这老狐狸就是想找个借口看自己出糗。

毕竟每次他挨揍的时候,这老家伙都在擂台下。

嗑着瓜子看着戏,别提笑得多开心。

……

不过不管怎么说,在与那些天骄不断切磋中,沈天战斗经验飞速提升。

这也让他的实战能力,在以让人瞠目结舌的速度增长着。

饶是叶擎苍,都为这小子变强的速度而暗惊。

对于现在的沈天而言,一旦他解封体内的所有力量手段。

战神塔中大多数七星天骄,已经不再是他对手,只能被他换着法吊打。

毕竟沈天的战斗风格实在是太面,对各种战斗风格的天骄,都能想办法针对克制。

便如那天刑族天骄,就是被沈天用噬仙藤先限制住身躯。

然后以一元重水附加重量,一锤一锤抡爆的。

“你小子,又打崩老夫一个七星天骄投影,真粗暴。”

叶擎苍有些心疼地掐动法诀,将那些金色的光点收回塔中。

沈天笑道:“这不是可以无限恢复嘛!塔里还有没有更强的七星天骄?”

叶擎苍翻白眼:“差不多得了,你这几天都打崩几十尊六星、七星天骄,该知足了。”

“回去好好归纳总结,把这些战斗的经验吸收,抵得上闭门苦修百年。”

“不要一味贪多,贪多嚼不烂未必是好事,还得浪费灵石。”

沈天抹了把冷汗,他严重怀疑最后半句才是关键。

“行吧,我出去休息休息,顺便闭个关把金身第一转完成了。”

沈天随手将神霄惊天锤挂在腰间,心念一动传送出战神塔,结束这次试炼。

塔外的阳光,重新照射在沈天身上。

这一刻在战神塔外无数人眼中,阳光都失去光泽。

因为身穿龙渊圣甲的沈天,实在太过英武俊逸,让人心驰神往。

闪烁着黄金神辉的战甲,散发着滔天气势的异象,以及那完美的无暇容颜。

沈天身上下的每一处,都足以让男子自惭形秽,让女子疯狂。

一时间,无数人议论纷纷。

甚至有不少仙门弟子,直接拥了上来。

“这就是神霄圣子沈天师兄?终于见到他,爱了爱了!”

“一直听闻神霄圣子,有惊世超俗之容貌,如今方知闻名不如见面。”

“天,你为何要让我见到神霄圣子,见到却无法得到,这是天下最大的折磨!”

“清云师兄,解除婚约吧!为什么?因为我遇到了爱情,如果你真的爱我,希望你成我。”

“圣子殿下,听说是您深入上古战场,把战神塔带出来的,请问方便透露经过吗?”

“圣子殿下,据说只要七星天骄,才有资格让战神塔认可,并且带出来。”

“可战神碑上并没有您的名字,对此请问您能否给出个解释?”

“圣子殿下,听说与您亲近的那些弟子,在塔里能享受七折优惠?”

“对其他弟子和其他仙门的人而言,这是否并不公平?”

……

额~

看着蜂拥而来的男男女女们,沈天不由得头大。

神霄圣地,怎么又冒出一群狗仔队?

这些家伙是真的不好惹,毕竟他沈天怎么说,也是名门正派的圣子。

总不能一招‘混元掌心雷’,直接把这些家伙轰趴下吧!

幸亏就在这时候,宋富贵等人也都赶过来了。

“大家让一让,让一让,圣子师兄刚历练完,需要休息。”

“你们是哪里来的弟子,把门派令牌拿出来,有什么问题询问我们。”

一群天眷组织的弟子,将那些其他仙门来的‘八卦狗仔’挡到一旁,隔离开来。

这时,沈天才松了口气。

然而很快,沈天就感觉有些不对劲。

他感觉到自[520 ]己体内的剑意,变得非常亢奋激动。

仿佛有一柄无双神剑,正在飞速朝着神霄圣地靠近而来。

他缓缓抬起头。

却见不知何时,战神塔东方那片天空中,所有云层部都浓缩在一起。

那些浓缩的白云凝聚成一柄长剑模样,散发着凛冽的剑气,将虚空都割裂开来。

若是剑道造诣足够强,甚至能隐约感觉到在那九天之上,有剑意凝聚。

它宛如滔滔江河般横亘苍穹,又如同万丈瀑布倾泻而下。

如此强绝的剑意,绝非普通剑修所能释放。

很显然,有绝世剑仙降临神霄。

……

感受到不对劲的,并不只有沈天这一个人。

此时神霄小世界附近,元婴期以上存在都感受到压迫感。

并非是针对性的,而是强者身上自发散出的气息,会让弱者感受到危机。

便如雄狮纵使不想捕食羚羊,但羚羊站在雄狮面前,依然会感受到本能的忌惮和压迫。

一道道身影出现在战神塔周围,他们皆为各大洞天、福地的掌门和长老。

此时出现自然不是单纯看热闹,而是对那柄剑表示尊重。

终于,那股冥冥之中的剑意开始壮大起来。

无数仙门弟子背后、手中的仙剑,都在轻轻地震颤抖动。

甚至有不少剑修手中仙剑直接脱壳而出,插在地上,朝着东方缓缓倾斜。

宛如,在臣服于剑中至尊一般。

这一刻所有人都已经确定,是他,是他,就是他!

东荒三千年来,剑道天赋第一人。

太白洞天,长河剑尊李沧澜,东荒化神榜上排名前三的存在。

据说他早就可以渡劫成圣,只是觉得自己的剑道修为还能继续锤炼,硬生生压制下来。

当他真正渡劫成圣之日,或许可以封号——剑圣!

这是一尊虽然出身洞天,却让圣地圣主都要以礼相待的剑客。

……

遥远的地平线上,一道麻衣身影缓缓出现。

乍出现时,他距离战神塔还有百里之遥,只是依稀可见。

然而一步踏出剑破虚空,万道剑影簇拥之下,已横纵百里来到塔前。

此刻,这麻衣剑客便是这天地间绝对中心,在气势方面甚至将沈天都压制一头。

一时间,各大洞天、福地的尊者、天尊都簇拥上前,迎接这位剑客。

“长河剑尊,一晃数十年不见,剑尊的剑意愈发澎湃了。”

“这剑意简直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又有如黄河泛滥一发不可收拾。”

“剑尊,犬子醉心于剑道,不知有没有荣幸跟随剑尊修习,本尊愿以重礼相赠。”

……

听着身边众人的奉承和吹捧,李沧澜眼中毫无波澜。

他的目光,始终注视着这尊千丈紫塔。

他喃喃自语:“这尊残塔,便是闻名万载的战神塔?”

“当年本尊进入上古战场试炼时,并未遇到此塔,还曾一度遗憾过。”

“不曾想今日,居然还有机会一尝夙愿。”

忽然,李沧澜仿佛感受到什么。

他朝沈天所在的方向望过来,目光逐渐凝固。

Tagg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