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灵氏做事风格很干脆利索,当巨灵氏巫师拿到那些图板的时候,他在仔细看过之后,也不免陷入了长时间的沉默。

这是个大工程,而且干好了,绝对能名垂青史的大工程。

如果让中原的那帮人来接,天帝是肯定不吝啬人手赴蜀的,毕竟这意味着中原对于蜀地的影响力又大了很多,这个年头,交通不发达,相隔极近的地方,都可能一辈子不会往来,去蜀地搞这么大一个工程,足以流传到千古之后…..

说实话,巨灵氏虽然曾经王天下,但是不算帝族,就像是共工一样,九州伯曾经霸天下,但是也不算帝族,因为他们的时代太古早了,而且只是地区性质的影响…..

故而,其实名垂青史这个事情,对巨灵氏的吸引力不是很大,但是最要紧的不是这个,让巫和族长都沉默的,是他们确实是想要干这个活。

无他,唯手痒尔。

这种工程他们没有见过,对于巨灵氏当然是一种挑战,成功了名声大噪,而且专业水平飞速上升一个巨大台阶,如果失败了,也积累了巨大的经验,而且是几乎站在别人的规划上,成就自己的名声,这可谓是天上掉下来的馍馍….

巨灵氏的巫师指着图板角落里的署名:

“赤方氏,妘载….从没有听过这个名字,也,没有听过这个氏族。”

巨灵氏的巫师看着族长:“但是这个闻所未闻的小部落,居然有能够治理岷三江的手段吗?早就听闻三江之水暴怒不可治理….但是这都江堰….”

族长询问:“要派人去么?据说这个图板的画者,根本没有去过蜀地,完是凭借着蜀人对山川的描述而画出来的。”

巨灵氏的巫师顿时惊讶的站了起来:“凭借着别人的口述?这怎么可能?”

清纯校花明眸皓齿笑容烂漫美图

族长也是道:“正是因为这样,我不敢确定,才向您来询问,是否要派人去看?”

这是一个大工程,但蜀地又能回馈给巨灵什么好处?

巨灵氏的巫师看向他,思考了一会:

“….去,当然去,这种借他人之手,成自己名声的好事情,怎么不去?又不需要我们派大量的人,蜀人不是说了,他们自己开山,只需要我们指点就行了?”

“到时候,功劳算在巨灵的头上,苦劳算在蜀人的头上,而规划的功劳,就给这个图板的画者好了….”

“如果图板画的不对,那么,这个罪责当然是给这个图板的画出者,和我们又有什么关系?到时候还白得蜀地的好处,让他们信服我们的建议,又何乐而不为?”

族长疑惑:“巫是有更好的建设想法?”

巨灵氏的巫师摇了摇头:“不,我没有,这个改无可改,如果真的和蜀人描述的山川情况一致,那么…这个大胆的开山之事,应该是正确的。”

“就是因为无可更改,至少我在亲眼见到山川走向之前,想不出怎么改,所以我才觉得奇怪,仅仅凭借着别人的口述,真的能画出这种图板吗?”

不是因为你太菜而怀疑你,而是因为你太牛皮,而怀疑你!

我一个堂堂钻石选手,都画不出来,你这家伙,一个无段位的,怕不是个脚本吧!

巨灵族长非常惊讶,没想到巫对于这图板的评价也这么高,又心中起了心思,忽然问道:“巫,可是有意重归中原?”

突然看重影响力,那么肯定是想要回中原有一番大作为的….

而现在,正是中原权利将要交接的时候…如果回去能在新朝混一个巧垂的职位,巨灵就重新牛皮起来了….

“我听说崇伯被流放了。”

巨灵的巫师如此开口:“司空的职位,帝也不再信任共工,中原此时正是激烈斗争之时,如果共工失败,四帝被逐,那么司空之位,是否可以考虑一下?”

巨灵族长没想到自家巫师所图甚大,而巨灵巫师道:“不回中原,什么青史留名都是假的,你名气永远不比别人大,这就是共主麾下和非共主麾下的区别。”

“我也想把自己的名字,刻印在大河的两岸,供后人凭吊瞻仰啊。”

巨灵巫师感慨:“人老了,就图这些虚名,但我们部族,本来不就是干这些事情的么。”

巨灵族长也失声笑了起来。

说的也是,本来就是一帮土木狗,干土木的不搞两个奇观然后戳上自己的名字,那还叫土木狗吗?

而且除了虚名之外,这种大工程之内可以得到的资源与好处,也都是实打实的啊!

巫师看着那个图板,也不知道是第几次的感慨了。

“若我巨灵有此子,巨灵可盛矣。”

这大概就是同专业人的惺惺相惜,当然妘载的专业并不是土木工程,只是去过实地考察一下,不过在这个时代的巨灵氏人看来,都江堰的设计简直就是大胆创新,走前人不曾走过的路子,毕竟是涉及到三江之水的疏导,一个不慎就会导致盘崩溃。

而巨灵正需要这样的大胆人才。

就像是古蜀地,在都江堰建设之前,从蚕丛的时代一直到望帝,所有的蜀地首领都在和三江做着巨大的抗争,各种治水的方法也是层出不穷,可以说,本来不是这个专业的人,也都被硬生生逼的学会了治水。

而直至都江堰落成,才结束了上千年的人水对抗,为此,当时蜀地还有传说,三江之中有一只巨大的犀牛,那即是所谓的江神。

“巫,有了这个图板,我们以后也可以仿造出类似的东西啊!”

族长倒是很看得开:“以巨灵氏之人口,出现类似的人物倒也不难!巨灵难道还用羡慕其他这些不知名的部族吗!”

人口多,总会出现一两个天才的。

巨灵氏的巫师则是道:“有些人,乃世之贤,是不世出的人啊,你想的太简单了,有些人不是你的,终究不会是你的。”

“岂不见古之贤者之事乎!”

“抱着这种傲慢的态度,才是巨灵衰落的根源啊!”

从这个时候,巨灵氏的巫师,便记下了这个氏族的名字,也记下了那个人的名字。

赤方氏,妘载。

于是,在巨灵氏内部的讨论很快有了结果,巨灵氏将派遣出族长在内的一百人,都是专业团队,远赴蜀地进行开山作业!1603371495

Tagg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