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到此事,盖文脸色严肃了些许,一边点头一边说:“。这半日黄啊,也的确是解药的关键,这是我许久才想明白的道理。”

他从怀中取出了一颗黑色的药丸:“弦儿啊,你认得这东西吧?”

“是她给我吃过的药。”

“嗯,这东西也是给她送给我的,说是能强身健体,因为当年的事,我一直不理会,后来无意中在一堆旧物中发现了这个药,保存良好,我当时想想,她赠与我这个药的时候,神情怪异,欲言又止,让我仔细品尝,只怪我当年没有在意,只在今年才想起来这个细节,才细细去研究它。”

“我们那边已经实验完毕,半日黄的确能抵抗病毒,但我们需要大批量的原料。”封弦道。

盖文说:“这个我早就想到了,虽然雨林里这东西的确存在,但是终究有限,我们得尽快找到它的代替物,不管怎么说,先运送一批回去,制出第一批解药才是要紧的事。”

千缈点头:“这也是我们的想法,如果可以,我想今日就进入雨林采集半日黄。”

盖文笑了笑说:“你别担心,你这小二都替你想明白了,刚才去接我出来的时候,他已经让底下的猩猩猴子啊,都去采集了,它们是天生的攀爬高手,而且熟知雨林,很快就能采出来。”

千缈露出了欣慰的微笑。

两日后,他们一行人带着半日黄赶回了G国。

此番比亚国之行,算是有惊无险。

他们离开的时候,这边的动乱还未完平息,此事更是在世界各国的新闻上天天出现。

大美女小清纯coco

回到G国,也到处可见关于此事的痕迹。

或是新闻,或是人们的闲聊议论。

而G国内部,情况虽没有那么糟糕,却也好不到哪里去。

因为要抵抗病毒,经济发展滞缓,失业人数飙升,百姓在网上怨声载道。

千缈等人回到京城的当天,便即刻带着博士和半日黄去了基地,与钱儒等人汇合,进行解药的研制。

此事过程严密,只怕泄露出去,会招来麻烦。

忙活了这些,千缈才去检查身体,得出结果胎儿健康无碍,这才松了口气。

回国两天后,他们的思绪沉静下来,很快,便想起了白慕承那件事。

他们之前猜测,白慕承是故意用此招提醒他们注意疫苗的事情,尚得不到验证。

就在这时,黑鸡那边传来了新的消息。

事关云欢和白慕承。

唐逸也不知道是不是在她这边装了窃听器,在她与黑鸡打完电话后,不到一个小时,就和黑鸡在封宅的大门口碰到,一起进来。

刚进来,便大步走来,面色焦急:“小缈,是不是找到你妈妈了?”

他浑身上下都写满了着急二字。

千缈淡淡瞥过去,发觉他整个人已经比前段时间瘦了一大圈,人也憔悴,鬓边出现了白发。

她冷漠地转开眼,没有怎么理会他。

事实上,不管唐逸做什么,怎么做,她心里头都难起波澜。

母亲的性子,跟她是一样的。

向来都觉得,迟来的深情,最恶心。

——

(晚安,大伙投一投月票呗!)

Tagg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