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栾政Wei倒吸着冷气,专家出手,果然非同凡响。

但是这一手他学不来啊!

有钱任性自然可以用钱来解决问题,在羽扇纶巾,谈笑间不战而屈人之兵。

拿着钞票往人家脸上糊,效果自然立竿见影。

玩不起,玩不起!

阿三们被抽了个大懵逼,恐怕谁都不会想到,能把人扇飞的熊掌级大耳刮子竟然会来自于自己的身边,不是说好的统一战线,怎么就分分钟就翻脸了呢?

谁叫毛子现在穷的要死,现金支付,当然是一手交钱,一手交货,滴滴打人,童叟无欺。

没想到那个阿三挺扛揍,被人扶起来后还能自个儿站稳,捧着半边的猪头脸含糊不清的嚷嚷道:“马克西姆,为什么打我?”

其他印度人也是同样义愤填膺的怒视着俄国人,双方堵上华夏人的大门口,自己心里就没点儿逼数吗?

说好的盟友,怎么说翻脸就翻脸呢?

“抱歉!~的脸没有富兰克林帅!”

清新美女随意自拍展现可爱活力

大毛抖着手上簇新的一百美元大钞,哗哗作响,真好听!

他随即转过头来,眼中闪烁着冷冽的目光,说道:“我认识,华夏人!”

李白如今在索马里地区的灰色地带已经小有名气,客气点儿,叫医生,不客气点儿的叫大魔王,像这样叫华夏人的,通常都是没什么交集的路人。

“我不认识,大狗熊!”

李白一点儿都不害怕。

为毛要怕?

这个问题很玄学!

“马克西姆,这事儿没完,等着瞧!”

被俄国人和李白二人双双无视的印度人气急败坏的叫嚣,就像一只聒噪的苍蝇,令人生厌。

“闭嘴!蠢货!”

俄国人喝斥了一句,心安理得的将美元大钞收进兜里。

在他看来,印度人活该被抽,方才那一巴掌吃得一点儿都不冤枉。

如果可以的话,再来上一下,不知道会不会老老实实的闭嘴。

毛子的脑回维也是相当清奇。

“呵呵!~”

李白看了看那些满脸愤怒的阿三们,手上多出一叠美元大钞,这回是一万美元的定数,抽着手掌心,啪啪,啪啪,啪啪……

财帛动人心可不止是嘴上说说那么简单,这么一上一下的抖着,不止是毛子们的眼角都在直抽抽,连那些阿三们也在情不自禁的咽着口气。

“马克西姆是吧?”

“有什么要求吗?”

俄国大狗熊看了看李白手上的美钞,眼睛微微眯起来。

他很上道,并没有拒绝的意思。

“打个一万美元的。”

李白就是辣么豪横,蛮不讲理。

什么时候都讲理,那就不是横跨两界的大魔头了,就算是天外邪神也没有他这么猖狂。

“啊!~华夏人,不要做的太绝,马克西姆,冷静一点儿,啊!~”

印度人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一记俄国狗熊拳闷杀到了脸上,整个人甩着鼻血横飞了出去。

“干他们,库玛!~”

俄国人用力捶着自己的胸口,扑向了那些印度人,特么这些阿三,打就打了,大爷打们,是们的福分!

每一个俄国人都在嚎叫,抡起大拳头狠狠的锤向阿三们,尖叫声,惨叫声,瞬间充满全场,双方当场开打。

说到底,毛子身大力不亏,又占了个先下手为强的优势,将阿三们打得鬼哭狼嚎。

什么以一当百,耍酷式吊打对手这种宝莱坞镜头,仅限于电影里面,纯属阿三们找自我安慰的精神鸦片,而在现实中,单打,双打,混合双打,自由打,简装打,精装打,限量打……毛子们一个个都化身成为人形打印机,这效果钢钢儿的。

一个毛子可以干挺三十个阿三,更何况现场双方人数相差无几,所以几乎是一面倒,分工明确,一方负责打,一方负责挨。

李白这一万美元绝对货有所值。

“He……Tui!解决了,医生!”

俄国大狗熊脸红脖子粗的重新回到李白面前,气息粗重,目光直勾勾的盯着那一万美元大钞。

反正都是要挡道儿,胖揍阿三的时候,华夏人也走不掉,所以顺手揍就揍了,一点儿心理压力都没有,至少还能够有钱拿,何乐而不为。

“很不错!我兑现我的承诺!”

李白点了点头,他看得清清楚楚,拳拳到肉,毫无花假,便将钱给了对方。

眼下现场躺了一地的人,全是阿三,无一例外,这些家伙实在是太菜了,根本经不起俄国人的三拳两脚,甚至挨不到三个回合,就在地上躺尸了,就像鲁智深拳打镇关西一样,也似开了个采帛铺,红的、黑的、紫的都绽将出来,还带彩色喷墨打印的。

接过钱的马克西姆还道了声谢。

“谢谢,医生!”

毕竟李白的江湖地位摆在那里,刚刚达成了一笔交易,算是临时的米饭东主,自然应该得客气点儿。

“们不离开吗?”

李白看着这些俄国大狗熊们依旧站在原地,并没有想要让开的意思。

“抱歉!~”

马克西姆是典型的人狠话不多,除了脚边满地乱滚的印度人,他和其他俄国人并没有因为收了李白的钱而准备离开。

“们这是……”

李白回头看了看身后的集装箱货车,似乎明白了过来。

很显然,这里面有内情。

便很直接的开门见山,一点儿也没有想要兜圈子的意思。

“开个价!”

能用钱解决的问题,统统不是问题,和气生财,难道不好吗?

“抱歉!”

俄国大狗熊犹豫了一下,却十分意外的拒绝了。

方才狠抽印度人那叫一个干脆利落,可是现在……很不对劲儿!

“呵,我明白了,不如先去传一句话,上面的事情,让上面去谈,免得大家都不好做。”

李白这句话里有暗示的意思。

果然这一句话,让俄国人不由自主的动摇了,毕竟这不是钱不钱的问题,而是上升到了另一个高度,既然已经提到了,就不能随随便便的应对。

马克西姆转身离开,其他人却依旧堵在李白面前,还洋洋得意的抖着大胸肌。

“艹,C罩杯了不起啊!”

李白狠狠的吐槽了一句,转回身来到栾政Wei面前,说道:“政Wei,让上面打听打听,这事儿不简单。”

“我知道了!刚才给了多少?”

栾政Wei觉得李白扔出的那叠美钞颇为不值得。

“一万零一百,嗯,美元!”

对于李白来说,都是小钱钱,在他的储物纳戒里面,现钞可以堆出一张双人床。

电子化货币普及和反洗钱措施越来越严厉的现在,想要弄到纸质现钞变得越来越困难。

“太贵了,没必要!”

栾政Wei听了直摇头。

只是为了痛打那些印度人,这还需要花钱?!

“今年打印机涨价了啊!”

李白似乎颇为了解行情。

想要打印的人多了,价格自然上涨,这是市场自主调节的行情变化。

所以想要赶早,就得先下手为强,不然就只能看着别人买去打印机,自己打印。

“现在怎么办?”

栾政Wei觉得李白是一把双刃剑,固然能够有效解决当下的问题,但是却会带来更多的新问题。

嗯,打印机确实涨价了。

“要不……把毛子也给打了?”

李白心想干脆一不做,二不休,再来个拔毛机?

打电话从酒馆找人,无非是钱的问题罢了。

不论是印度人,还是俄国人,来一个打一个,来一双揍一双,来三只凑一桌打麻将。

“这能解决问题吗?”

栾政Wei直拿眼镖戳这小子,这是神马馊主意?!

华夏维和部队不是打行,特么打天打地见谁打谁?

这成什么了?

打手吗?

“总不能让他们继续堵着吧?先对付着,我去请示一下。”

栾政Wei让李白继续找突破口。

有困难要上,没有困难也要制造困难上,不能有钱就可以为所欲为。

不过李白有一句话是说对了,这恐怕需要上级的协调,才能让这些毛子自行离去。

印度人打了就打了,反正动手的不是华夏人。

但是华夏人不可能亲自动手,再跟俄国人做过一场,这一架要是真干上了,怕是又要有一场不大不小的风波。

当然了,华夏人强占那几只“暴甲梦魇”时,可不是这么说的,毕竟在那个时候,“道理”可是站在他们那一边,还不止一个。

目送着栾政Wei离开,李白又来到那些俄国大狗熊们面前,故技重施的拿出一百美元。

“嗨,打边上那位兄弟一耳刮子,我给一百美元!”

俄国人瞅着他,一脸的轻蔑,想要俺们内斗,门儿都没有。

“一百美元,打自己兄弟一拳,一百美元!”

李白举着那张大钞,吸引了许多人的目光。

结果没人理他。

看来还真是无懈可击,不过办法总比问题多。

李白依旧捻着那张美钞,冲着自己面前的俄国人说道:“那好,我给一百美元,打我一拳如何?”

毛子们:“……”

华夏人:“……”

他们难得的达成了一致意见,这货是不是疯了?

有人甚至在猜测,精神科医生给病人看病时,是不是会用一种以毒攻毒,以疯制疯的医术?

得比病人疯得更加厉害,才能起到治疗效果?

神特么的以疯制疯!

“医生,确定?”

李白面前的这个俄国人到底还是犹豫了一下,并没有像马克西姆长官一样,连想也不想的就将身旁的阿三给一巴掌抽飞了出去。

阿三那些家伙,抽了就抽了,还能算是人吗?

上帝说:不算!~

“确定!~”

李白的话音刚落下,一个砂锅般大小的拳头骤然出现在他的面前。

一阵香风拂过,俄国人不见了。

等等,人呢?

不止是俄国人懵逼,连华夏人也同样都是这般表情。

李白面前的俄国人不见了,但是在他身后,却多了一个女人,咦,长得还挺漂亮。

“公子,人家要打哎!”

自己的饭票岂容他人染指,自然是连碰一下都不允许,清瑶妖女第一时间宣示了主权,然后就要习惯性粘糊,却被李白一把摁住了脸,大庭广众之下,拉拉扯扯,成何体统,当然是不能惯着。

妖怪的想法,凡人自然是很难理解。

换个容易理解的说法就是,有人要动的飞机杯,还不把人家往死里头狠抽?!

私人飞机,岂容他人染指。

李白当然不会白挨对方一记闷脸锤,拳头距离护体罡气还只有半厘米时,却被清瑶妖女给扔飞了。

当别人找到他的时候,正在五十米开外的地上,趴着不省人事,一半儿是吓的,一半儿是当场摔闭过气去了。

要不是妖女手下留情,怕就不是被局部气流卷飞出去那么简单,而是直接吧唧一下,摔个大熊饼干出来。

李白没好气的对打扰自己装逼的妖女说道:“跑过来干什么?”

“他要打!”

清瑶妖女相当不忿。

李白反问道:“他能打到我吗?”

“好像,好像不能!”

妖女的小眼神儿正在往天上飘,好像那里有外星人似的,也不知道好不好吃。

那些俄国人彼此对视一眼,不约而同的齐声大吼。

“白帝圣剑!”

数百人集体暴喝,声势极为骇人,甚至骇妖!

神马?圣剑?

清瑶妖女条件反射般冲进人堆里面,下一秒,就见大狗熊漫天乱飞。

对方都要出剑了,而且还是听起来很厉害的白帝圣剑,她当然是先下手为强,肉眼不可见的高速气流环绕身周,触者即飞,天空中的阴云深处电光隐现,随时会有闪电劈下来。

以妖王之威,呼风唤雨,如若家常便饭,妥妥的拔毛机。

“哇哦!~”

看到飞翔的俄国人,华夏维和部队的战士们张大了嘴,看得目不暇接。

就像有一台推土机在俄国人中间肆无忌惮的横冲直撞。

“停停停!”

当李白及时喊停的时候,已经有八成的毛子都趴在了地上,变成了还剩下一口气的大熊饼干。

至于剩下的,尽皆慌得一逼。

这还是清瑶妖女收着点儿力的结果,要不然,只需一眨眼的功夫,这些毛子都会集体变成漫天的血肉横飞,哪里还会有命在?

Tagg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