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于勉强压下了狂喜的心情,八个人看到了,一道明艳的男子身影出现在了八个人的视线中。

八个人的眼睛立刻就是一亮。

来了。

而且来人不是别人居然正是八皇羽轻泽。

卧槽。

这位终于特么的识相一回啊。

天知道般若大人,盼他过来劫牢盼了多久了吗?

真的是心心念念,简直都快为了这事儿得相思病了。

终于眼看着羽轻泽走近了,八个大汉这才看清楚,在羽轻泽的身后,还跟着三个黑衣侍卫。

看他们的装束,明显是羽轻泽身边的近卫。

八个大汉立刻暗搓搓地交换了一个彼此心照不宣的眼神。

当下为首的一个大汉率先走了出来。

清纯洁白少女

向着羽轻泽一抱拳。

声音只能算得上有礼,但是却并不能称得上恭敬。

“八皇,还请留步,此处是地牢重地,一皇有命,闲杂人等不可靠近。”

“哦!”羽轻泽闻言点了点头。

然后又问了一句。

“所以,本皇也是口中的闲杂人吧?”

大汉有点懵。

等等,八皇现在这副反应,有点不太对啊。

所以,这话要让自己怎么回答啊。

般若的原意,本来就是除了般若自己,还有她信任的人外,其实个个都特么的是闲杂人等。

但是,这事儿他们自己明白就好了,敢说出来吗?

说出来可就坏了一皇的大事儿了。

大汉心思电转,便有了决定。

但是这个时候,却见羽轻泽直接点了点头。

“哦,我明白了,既然我是闲杂人等,那么我就先回去了,们继续好好站岗。”

说完,羽轻泽居然真的说走就走,转身便带着那三个黑衣近卫毫不留的就准备离开。

八个大汉:“……”

这种时候,他们能放羽轻泽就这么离开吗?

必须不能啊。

他们盼了星星盼月亮的,可算是将人盼到了。

所以说什么也不能将人再给盼走啊。

当下八个大汉便齐齐地冲了过来。

将羽轻法和他的三个近卫围在了中间。

八个人的脸上,全都堆着很是狗腿的笑意。

“八皇,您别生气啊,您自然不是闲杂人等啊。”

就在这个时候,只听一个黑衣近卫开口了。

“既然我家八皇不是闲杂人等,干嘛考虑那么久?”

为首的大汉一时语塞。

但是却还是很快便为自己分辩道。

“没有,我哪里考虑久了,我是在想如何能表现得对八皇更恭敬些!”

那个黑衣近卫却是毫不客气,继续句句紧逼。

“所以了,果然还是知道,自己其实一直对我家八皇不恭敬了?”

八个大汉:“……”

卧槽,这话说得简直太有道理了啊。

不过他们还得辩,而且还得是必须要辩。

“没有,没有,小兄弟误会我们了,我们……”

“所以的意思是准备说,们也是听命行事儿,们可是一皇般若大人的人,但是般若大人是什么样的人,我们大家的心里全都清楚。”

这个身材娇小纤细的黑衣近卫,虽然明明是一张普通的脸,可是那双眼睛却是清澈且灵动的,而且这张小嘴,也是巴巴的不要太能说了啊。

这位,根本就没有打算给这八个大汉说话的机会。

便直接打断了对方的话,然后说自己的。

“一皇般若大人,那可是世间最美丽最善良最强大最温柔的女了,一皇般若大人的手下,一个个也是调教得很是知礼懂礼,自是明白尊卑有别的。”

“可是们呢,见了我家八皇大人,居然只是抱了抱拳,们是什么身份,我家八皇大人又是什么身份,难道离开了一皇般若大人,们来礼都不会施了吗?”

“而且这里可是我们八皇的地盘,我们八皇在自己的地盘上想走就走,想来就来,们居然还胆大到敢拦住我们八皇的脚步,们这是以下犯上。”

“不要说,这一切都是一皇般若大人授意的,这话特么的说出去,让外人听听,看看有没有人会相信。”

“一皇般若大人,每日里日理万机的,自是不可能方方面面都顾及得到的,所以手下难免也会出现如们这种恶劣的小人。”

“我真真是替一皇般若大人痛心疾首啊,们这样,败得可都是一皇般若大人的名声啊。”

“们这么做,怎么对得起一皇般若大人对们的信任呢。”

“而且刚才们无论是方行上还是举止上,做得都让人误会不已,都觉得们这只怕是奉了一皇般若大人的命令。”

“所以,们到底是谁安排在般大人身边的,居然想要利用们来抹黑我们的一皇般若大人。”

“这人用心险恶,绝对是我们异族上下全民的公敌。”

……

八个大汉,一个个呆若木鸡,他们一个个目不转睛地直盯着百里落嫣,脑子里现在全都一片空白。

面前这个黑衣近卫……

尼玛,这小子所说的每一个字,他们都听得懂,但是这一旦连起来,他们怎么听不明白了呢。

他们怎么不知道,他们成了别有用心的人安排在一皇般若身边的人了呢?

还有,还有,他们怎么就给一皇般若大人抹黑了呢。

冷月离若与闾丘默霆两个人极为默契地低下了头。

就算是脸上戴的是面具,可是那眼底里的笑意也是忍不住的。

而羽轻泽则是看着百里落嫣。

一脸的震惊。

这丫头巅倒黑白的本事儿,还真是绝了。

羽轻泽见识过一皇般若的口才。

但是,他想。

如果一皇般若对上了百里落嫣,只怕也说不出来如此这般挥斥方酋一般的气势吧。

再看看,那八个人一脸懵逼的无措模样。

羽轻泽的心情莫名很愉快。

突然间发现,和这个小丫头一起,自己未来的日子,应该会很精彩的吧。

总比自己困于八皇城里,处处受制于人要好得太多了。

心里想着,羽轻尘的脸上也不禁露出了笑容。

而那八个人听着听着,终于听明白了。

但却是生生地惊出了一身冷汗。

妈的,这话如果传进了一皇般若大人的耳朵里,他们兄弟八个人……

Tagged